搜索

“自动驾驶”风波再起! 又是ES8,宁波蔚来车主高架追尾 !


视频制作 记者 周晖 

最近,蔚来汽车深陷舆论漩涡,“自动驾驶”的安全性话题再度引发广大车主关注。

8月12日,福建籍蔚来ES8车主林某驾车时启用“自动驾驶功能(NOP领航状态)”,不幸因追尾而罹难,车祸现场惨烈。早在7月初,一位宁波车主也曾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追尾交通事故,同样是蔚来ES8,也是在“自动驾驶”模式下,所幸当时未造成人员伤害,但车损比较严重。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车主黄先生,他目前已通过法律渠道向蔚来公司维权。

嘭的一下,孩子当场吓哭”

最近,一段宁波车主驾驶蔚来ES8的追尾视频出现在朋友圈上。视频显示,2021年7月5日上午10点多,一辆蔚来ES8在途经南环高架由东向西行驶时,与前车发生追尾碰撞。

记者多方联系到涉事车主黄先生。8月17日下午,黄先生向记者回忆了当时场景。

微信图片_20210817174946.jpg蔚来汽车的操作台

黄先生的蔚来ES8汽车是今年5月购买的,车价54万多元。7月5日,天气晴好,路况顺畅,黄先生开启了车辆的 NIO  Pilot自动辅助驾驶模式,时速大约60公里,当时车上有三人,他和后排的丈母娘、孩子。在经过芝兰桥时,前方一辆汽车急刹,黄先生的车也随后刹了一下,但未刹住,与前车发生了追尾。

“嘭的一下,后排的孩子撞到前排椅背上,当场吓哭了。”黄先生说,前方被撞的车主也是“扶着头下来的”,可见撞击力比较大,前车尾部凹进去一大块,他当时报了警和保险公司,交警认定黄先生全责,保险公司赔了对方车主1万多元。经过撞击,黄先生的车门略有变形,水箱、防撞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。

“多花了4万多元买了这个功能”

一开始,黄先生也没多想,就当成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。事后,黄先生越想越懊恼——当时买车时,他多花了4万多元买了自动辅助驾驶功能。“有了这个功能后,我想应该能刹得住。没想到关键时候不灵了,事后想想就后怕。”记者在蔚来的官网上,查询到ES8的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全配包标价为3.9万元。

涉事的蔚来车辆

7月6日,黄先生向蔚来汽车公司的APP后台反馈了问题。时隔9天后,7月15日,蔚来的小管家回复为:“通过后台数据查看,当时NP(注:NIO Pilot)和AED(自动制动系统)都工作。在车辆识别到前车刹车尾灯开始亮起后,本车NP系统识别到前车减速后,开始提供目标减速度。但NP作为一种驾驶辅助系统,是一个舒适性功能,而非防碰撞功能,最大减速度有限。所以之后达到AED触发的条件,AED触发,NP退出,但由于前车刹车太急了,最终还是没有完全避免此次碰撞,确实很抱歉,相关场景我们会持续努力优化。”


随后,黄先生又提出一些问题,如要求公开数据、细节,未得到蔚来相应的回复。

“最近听到好几起与‘自动驾驶’相关的事故案例,引起了我的警觉。我希望蔚来公司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,如果这个“自动驾驶”功能过度宣传或技术不成熟,应该及时下架,不能误导车主。”黄先生也咨询了宁波法律界人士,有律师认为蔚来可能涉嫌虚假宣传。在《爱卡汽车》主编王堃看来,驾驶辅助系统至少会在两个层面影响驾驶者:一是诱导他去做另一件事,比如看手机、刷视频,这会直接把人的注意力从道路上分散开;二是严重影响驾驶者对路况的观察,因此也就无法做出迅速而恰当的反应。

针对宁波蔚来车主的维权事宜,本报将予以持续关注。

延伸阅读:

“自动驾驶”到底怎么了?

接二连三的交通恶性事故,让人们反思“自动驾驶”到底怎么了,它还值得信任吗?

自动辅助驾驶是近几年兴起的一项新技术。2020年被视为高级辅助驾驶功能的普及之年。然而,在进行宣传时,部分车企却有意无意地模糊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的概念,甚至将这一功能当做产品的最大卖点。车企的这种宣传,不仅对消费者产生一定误导,也让很多用户渐渐模糊了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的界限。

事实上,汽车自动辅助驾驶远没有到驾驶员可以脱开方向盘的程度。美国运输部和汽车工程师学会把自动驾驶划分为5级,其中把“ L4级”称为“自动驾驶”的开始,L4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,可以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,在特定区域内的道路上行驶。而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电动汽车的“自动驾驶”,基本都处于L1或者L2级别,也就是辅助驾驶,随时需要驾驶员接管。“没出事自动驾驶,出了事辅助驾驶”的现象,如今已经成为很多用户集中吐槽之处。


新闻链接

“自动驾驶”屡发事故,这个锅谁来背?销售人员已主动提示“辅助驾驶”非“自动驾驶”


来源 东南商报 记者 周晖 

一审 曾嘉 二审 周立明

三审 殷浩 终审 王籍

东南财金
东南商报官方账号
东南财金
2021-08-19 18:36: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