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你知道这种以四明山命名的小蜜蜂吗?它们的减少正在影响宁波的生态系统……

以前在宁波农村,房前屋后都能看到蜜蜂忙碌的身影。可如今,蜜蜂已经不常见了。“我们这里以前随处都能见到蜜蜂,但最近几年越来越少了。”海曙区章水镇李家坑村的村民近日对记者说。

李家坑位于四明山上,村民所说的蜜蜂是四明山中华蜜蜂,也称四明山中蜂或土蜂,是宁波特有的蜜蜂。在蜜蜂专家金汤东看来,病害、农药、外来蜂种侵害等多种因素,导致了野生的四明山中蜂数量急剧减少,“是时候关注这种小小的昆虫了。”

视频制作:记者 刘波

明成化年间,宁波就有土蜂养殖

金汤东是慈溪市农业农村局的高级畜牧师,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蜂业专家,数十年来一直在研究蜜蜂。他说:“目前所知的蜜蜂一共有40多种,分为两大种群,即东方蜜蜂和西方蜜蜂。”东方蜜蜂约有10种,包括中华蜜蜂、印度蜜蜂、日本蜜蜂等,西方蜜蜂有近30种,包括意大利蜜蜂、欧洲黑蜂、突尼斯蜜蜂、东非蜜蜂等。 

四明山中蜂是中华蜜蜂的一种,因产于宁波四明山区而得名。金汤东说,四明山中蜂的个体较西方蜂种小,体色偏黑,具有灵敏的嗅觉和良好的抗寒力,对自然环境的适应能力较强,善于采集山区、丘陵的野生蜜源。

宁波早有饲养四明山土蜂的传统。明朝成化年间已有关于养蜂的记载:“蜜乃春蜂采花所酿。”清康熙年间《慈溪县志》记载:“蜜蜂蚕虫二者民利存焉。”其中的“春蜂”和“蜜蜂”,都是指土蜂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饲养土蜂一直是宁波许多山区、半山区农村的一项副业。土蜂所产蜂蜜,宁波老话叫“蜜糖”,蜜香浓郁,营养丰富,既可鲜食,又可入药。


野生土蜂数量正在逐年减少 

让金汤东忧心的是,近几年来,野生土蜂越来越少。他认为,除了全球变暖、滥用农药、手机信号干扰等原因外,一些捕食性昆虫如胡蜂数量的猛增,也使土蜂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。

另外也和国外蜜蜂品种的引进有关。金汤东介绍,目前在宁波养殖较多的国外蜜蜂主要是意大利蜜蜂(意蜂)。在缺少蜜源植物的情况下,意蜂会仗着个头大,入侵土蜂巢以夺取蜂蜜,迫使土蜂弃巢而逃。同时,意蜂的存在也干扰了土蜂的自然交尾,还给土蜂带来了传染病。

“意蜂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金华人到宁波采摘棉花的时候带来的。”金汤东说,“意蜂善于采蜜、授粉大面积的植物,而土蜂比较灵活,会在树木花丛间穿梭采集零星蜜源。”因此这些年土蜂数量急剧减少,“庭院飞蜂一两家”的现象也见不到了,而这样下去,会对宁波生态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。 

80%以上的开花植物需要蜜蜂授粉 

金汤东说,蜜蜂除了采蜜外,还通过授粉来保护生物多样性,进而维持生态平衡。 

据介绍,80%以上的开花植物需要蜜蜂授粉,人类大约1/3以上的食物都来源于蜜蜂授粉的贡献。没有蜜蜂,人类就只能吃以风媒传粉的大麦、小麦、燕麦、水稻等农作物,餐桌上90%的水果也会消失。

四明山中蜂对于四明山乃至宁波的生态系统来说至关重要。

“保护土蜂的生存环境,其实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,使生态平衡不受破坏。”金汤东说,野生蜜蜂基本上都是土蜂,意蜂则很少有野生的。由于近几年野生土蜂数量减少,导致很多农作物的授粉都要靠养殖蜜蜂来完成。

“按照我的粗略统计,宁波养殖蜜蜂大约有六七万箱,每箱大约有近万只成年蜜蜂,这个数量对于宁波的植物和农作物来说,远远不够。”金汤东说,以宁波的大棚草莓为例,“很多养蜂人除了去野外采蜜外,还会把蜂箱出租给草莓种植户。一般来说,一个大棚就需要一个蜂箱。”

为了更好地保护土蜂,金汤东建议组织一次全市范围内的土蜂资源调查,彻底弄清其数量、分布以及种性。“在四明山区一带建立起土蜂自然保护区,保护土蜂种质资源基因库,合理规划土蜂的分布与生产,缩小土蜂与意蜂种群间的竞争对立面。”

此外,他还希望通过研究,开展优良土蜂品种的培育和扩繁。“人工授精技术是蜂种定向培育的有效手段,这一技术已经取得突破性的进展,正在逐渐成熟和完善。”利用这一技术,在短时期内,定向选育出优良的土蜂新品种,可大量推广和扩繁。

金汤东还关注到了宁波野外的另外一种蜜蜂——熊蜂。“熊蜂的口器很长,在为番茄等茄科植物授粉时效率更高。”之前,熊蜂少人关注,金汤东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驯化它们,为茄科类农作物授粉发挥作用。



 新闻多一点 

保护四明山中蜂

宁波这个乡镇已经有了举措

和金汤东一样“痴迷”土蜂的,还有宁波市易乐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红。 在短短几年里,她建成了中华蜜蜂养殖基地,并在今年3月获批成为省一级中华蜜蜂繁育场。 

张海红从小生活在宁波城郊,“小时候周边有很多农田,每年油菜花开时节,蜜蜂就在花间采蜜。”而她再次和蜜蜂结缘,始于4年前。 

“那时我和一位长辈一起,在庭院中试着养殖了一箱蜜蜂。”亲眼见证蜜蜂采蜜、酿蜜,并收获了原生态的蜂蜜后,她深刻感受到环境保护对蜜蜂生存的重要性,以及蜜蜂存在对人类的重要性。

于是张海红辞去原本的工作,在海曙区龙观乡再次创业,全身心投入养蜂行业。 她选择的蜜蜂品种就是土蜂。养殖150个蜂箱的土蜂,一年大约能收入15万元。相比之下,养殖意蜂较为辛苦,需要随着花季到全国各地去采蜜(也称“赶花”),但养殖同样数量的意蜂,一年下来收益可达40万元左右。

“相比意蜂,土蜂更适合定点高山地方采蜜,饲养者无需赶花,还能够帮助当地野生植物授粉,对宁波来说生态价值更好。”张海红告诉记者,“龙观是生物多样性友好乡镇,蜜蜂则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小卫士。只要把土蜂饲养在这里,方圆5公里的花蜜它们都能采,产出蜂蜜的同时也促进了生物多样性。” 

据介绍,龙观乡有着极佳的零星蜜粉源,也一直有着良好的养蜂基础,但蜂农的养殖不是很规范,蜂蜜的销路也有一定问题。不久前,张海红与龙观乡的5个村签订了蜂产业合作协议,以带动村民增收致富。

更令人欣喜的是,对于保护四明山中蜂,龙观乡已经有了举措。“我们将建设数字化智能化养殖场中蜂种蜂场,建立‘中蜂自然生态科普基地’,结合龙观龙峰村自然优势条件打造‘一村一品’蜜蜂文化,将蜜源地建设与造景相结合,推进农旅养文化一体化发展。”龙观乡相关负责人说。



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 林伟 通讯员 李园 

摄影摄像 记者 刘波 编辑 李秀芹

一审 戴晓燕 二审 任晓云 三审 赵鹏 终审 刘雄飞

甬上甬事
甬上甬事
2022-07-19 07:09: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