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2021年A股回顾② | 市场资金掀起惊涛骇浪,五成甬股成交萎缩为哪般?


回顾2021年的A股市场,虽然各大指数看似波澜不惊,但市场资金的表现可以用“惊涛骇浪”来形容。

根据Wind数据显示,去年A股市场成交总额高达257.25万亿元,超过2015年的254万亿元,创下新纪录。尤其去年7月以后,单日成交额超万亿成常态,一度连续49个交易日日成交额超万亿元。

机构大规模调仓博弈、量化交易趋于活跃、北向资金持续流入、注册制推动市场扩容……多层因素齐头并进,将A股市场带入一个全新的生态之中。

在此背景下,A股“宁波板块”迎来13张新面孔,融入国内资本市场发展的大潮之中。那么,那些“老将”的生存境况如何呢?

激烈的市场博弈:10只甬股年成交额破千亿元

2021年,已然在A股市场上树立起几座标志性的里程碑——

从市场规模来看,截至2021年末,A股上市公司已达4685家,京、沪、深3个个市场总市值突破90万亿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而纳斯达克总市值约179万亿元。这意味着A股市值已达纳斯达克一半。

另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数据,截至2021年11月末,已开立A股账户的投资者达1.95亿户,若按账户均摊,单个账户资产约3.41万元。

与此同时,2021年A股市场成交活跃度显著提升,全年总成交额超257万亿元,创历史纪录;日均换手率1.32%,创下6年来新高;日均成交额重回万亿水平,全年149个交易日日成交额超万亿元,占比超6成,创历史新高。

那么,在这场资本“盛宴”中,宁波上市公司表现如何?

据Wind数据统计,去年,剔除13只新上市甬股,94只甬股中有46只甬股年成交额增长,其中20只甬股年成交额实现翻倍式增长。图片制图:张波

去年杉杉股份年成交额达3447亿元,稳坐宁波上市公司榜首。这一水平在全A股中位居106位。

图片

杉杉股份日K线图

1992年成立的杉杉股份,是一家以服装生产和贸易起家的公司,为国内少有的从服装行业成功转型新能源行业的公司。1999年杉杉股份开始布局锂电池负极材料,2003年涉足正极材料,2005年涉足电解液,逐渐成为一家锂电材料综合供应商。

对于杉杉股份来说,2021年无疑是收获的一年。随着新能源、锂电池等概念风生水起,聚集在杉杉股份头上的聚光灯越来越多。一年间,杉杉股份先后敲定了LG化学旗下LCD偏光片业务收购案、眉山20万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项目,市值增长了近90%。

除杉杉股份,东方日升、宁波银行等9家宁波上市公司年成交额均突破千亿元。不过,与杉杉股份的乘风起飞不同,有些宁波上市公司成交额放大与负面消息引发的资金博弈有关。

去年2月,东方日升公告称,公司终止可转换债券发行,成为A股市场30年来首例发行可转换债券后终止的公司。公告次日,东方日升日成交超30亿元,当日换手率高达21.92%。图片

2021年2月2日,东方日升创下超30亿元成交额。

交投活跃的另一面:去年超5成甬股成交额萎缩

统计显示,去年,成交额明显增长的宁波上市公司,多涉足新能源汽车、锂电池材料、电力设备等市场热门“赛道”。在宁波这片制造业热土上,这些行业厚植已久,潜伏着不少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。一朝遇风口,扶摇直上也在情理之中。

2021年,在代表交易热度的龙虎榜上,宁波上市公司的名字一共出现了385次,平均每个交易日都能看到资金博弈宁波股的身影。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在去年A股市场成交额创出新高的背景下,剔除13家新上市的成员,仍有近50家宁波上市公司年成交额出现萎缩。

如果从更直观反应成交活跃度的换手率指标看,有44家宁波上市公司的日均换手率低于2%。甚至有19只甬股的日均换手率低于1%——这意味着,这些甬股市场流动性较差。

从市值角度看,“小而美”这个标签一直伴随着宁波上市公司队伍开疆拓土。截至2021年末,仍有52家宁波上市公司市值低于50亿元,其中21家市值不足30亿元。

结合这几个数据,记者发现,“小盘股”和成交量萎缩的上市公司名单有较高重合率。52家市值低于50亿元的宁波上市公司中,剔除7家新上市的公司,剩余45家中近6成出现成交额下降的情况。而在市值低于30亿元的名单中,成交额下降占比上升至7成。

图片

制图:张波

这或许与当前A股市场新生态有关——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发展及居民理财观念提升,公募基金的队伍日益发展壮大,成为去年A股市场最大的“金主”。

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去年11月末,中国境内公募基金达9152只,资产净值达25.32万亿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,公募基金持有A股总市值5.72万亿元,占A股流通市值8.31%,为近10年来最高水平。

在此背景下,一旦机构出现持续性大规模调仓,必然会对A股市场交投产生明显影响。

正如一些分析人士判断,200亿元规模的基金,基金经理基本不会考虑市值50亿元以下的股票;超500亿元规模的基金,基金经理面对市值100亿元的股票,如果不特别吸引人,也不太会买。

这必然导致低市值上市公司变得“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”——股价上涨前成交量低迷,大基金买不了;上涨后成交量倒是活跃了,但估值又变得缺乏吸引力了。周而复始就容易陷入“恶性循环”,小市值上市公司在A股市场中的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。

从有A股“风向标”之称的北向资金动向来看,也佐证了这一点——2021年,北向资金总成交额相比2020年增长超31%,相比2015年的1.47万亿元更是增长超1700%。梳理北向资金具体流向发现,“大盘股”、各行各业的龙头企业,仍是其博弈重点。

在宁波上市公司中,北向资金最青睐的是市值超2000亿元的宁波银行,2021年累计增持1.7亿股;减持最多的是均胜电子,累计减持0.51亿股。截至2021年末,均胜电子总市值仍坚守住了300亿元关口。

可见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未来,对于很大一部分宁波上市公司而言,如何做大做强在资本市场发出自己的声音,会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必答题。 


来源 东南财金 记者 史旻

一审 张波 二审 殷浩 三审 周立明 终审 张伟方

东南财金
东南商报官方账号
东南财金
2022-01-10 18:33: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