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虞燕|活泼的南瓜

南瓜秧伸胳膊踢腿飞一般地长了开去。柔软的藤蔓,玲珑的叶片,嫩得滴水,绿得诱人。

南瓜藤赶路赶得起劲,像被谁紧追着。艳阳下,大雨里,它不顾一切地匍伏,舒展,昂首,一夜不见,连冲带窜又长出一大截。几阵大风吹来,叶片纷纷抱在一起,哆嗦得像要钻进地里去。风过后,瓜叶长得更蓬勃更夸张,如一把把毛茸茸的小蒲扇。粗韧的藤儿望见了院墙,它顿了顿,寻思着要去瞧瞧墙那边的风景。终于下了决心,咬咬牙一路张牙舞爪地蔓延、攀爬,一口气登上院墙后,它长长地舒了口气。还没来得及跟墙那边的茄子、丝瓜、蜻蜓、小猫们打招呼,却见莹莹家的南瓜藤横冲直撞而来。

相逢是缘,两家的南瓜藤过起了和睦的日子,藤蔓相互纠缠交叠,在细细密密的时光里日渐婆娑。斑驳的院墙从此葱茏起来,墙身被肥绿的叶片铺满,金黄的南瓜花耀眼得跟小太阳似的。风一吹,宛如一幅动态油画。

清晨,揉着蒙眬的睡眼推开木门,吱呀门响之后接上了一声“啊呀”,南瓜难道是趁我们熟睡时挂上院墙的吗?两个青皮小南瓜头碰头在墙上荡起了秋千,顽皮如站在墙下的我们。早晨的阳光金晃晃地照过来,照见南瓜上那层雾一般的薄灰,照见瓜叶上珊瑚状的经络,照见我们脸上稚气的绒毛。睁大眼睛四处搜寻,“啊呀”“啊呀”声接连不断,南瓜好会跟我们捉迷藏啊,好多花蒂下都偷偷串起了珠子似的小果,一个个嫩气得惹人怜爱。风拂过叶子,抖落一地细细碎碎的阳光,一转脸,藤上还有个南瓜朝我调皮地嘟起嘴。

南瓜在我们眼皮底下疯长——南瓜比我们的脑袋瓜还大了,南瓜像大红灯笼那般大了。院墙下,小黄狗小花猫扭着身子走过来走过去,走累了,停下来仰着头看看南瓜,尾巴微幅摆动,算是跟南瓜打了招呼。南瓜长得旺,东一窝西一窝,绿的黄的红的,圆胖胖的大瓜像许多个不安份的孩子,到处撒欢。或大摇大摆端坐于墙上,或懒洋洋躺在墙角,或羞答答地藏于叶片下,有个别特淘气的,竟从墙上翻了个跟头下来,将瓜藤坠成一个大大的“V”。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南瓜。

时常,母亲和莹莹妈乐呵呵地各抱一个南瓜,站在院墙下谈论南瓜。这个南瓜皮儿七凹八凸的,肯定粉糯,做芦稷米饭(用芦稷、南瓜、黑豆、糯米等熬煮)正好。母亲做的芦稷米饭喷喷香甜糯糯,莹莹妈做的南瓜饼黏黏软软蜜蜜甜。我把摘进屋里的南瓜都弹钢琴似地弹了一遍,边弹边想,南瓜真是好瓜。

院墙角有个特壮实的南瓜,瓜皮红如蛋黄,蛋黄上又像撒了层薄薄的细糖霜。这是留着做种的南瓜,母亲待它如自己的孩子,轻柔地抚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

作者简介

虞燕,浙江舟山人,现居宁波。中国作协会员,浙江省第八批新荷人才。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《作品》《散文海外版》《散文选刊》《安徽文学》《四川文学》《草原》《山东文学》《散文百家》《读者》等刊发表近百万字。作品收入多种年度选本和中高考阅读类书籍。获宁波文学奖、“东丽杯”孙犁散文奖、罗峰奖、师陀小说奖等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理想塔》《隐形人》。

 

一审 郑娅敏 二审 徐杰 三审 任山葳


虞燕
甬上APP红人堂达人
虞燕
2022-09-29 15:11:03